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特朗普套渐清晰美国欲借WTO再向中国发难

时间:2018-04-15 11: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特朗普单方中美贸易争端3天后,美国拼命纠缠的目的似乎正逐渐明朗。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此前发表声明称,就“知识产权外泄”问题,美国已于3月23日向世界贸易组织(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此前发表声明称,就“知识产权外泄”问题,美国已于3月23日向世界贸易组织(WTO)发起针对中国的,称中国有关技术许可条件的措施不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中的。

  中国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24日晚间就此发表谈话称,中方已经收到美方提出的磋商请求。中国一向高度重视知识产权,采取了众多强有力的措施国内外知识产权人的权益,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中方一贯尊重世贸组织规则,多边贸易体制。中方对美方就此提出磋商请求表示遗憾,将根据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一位深入参与应对美方“301调查”的专业人士则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美方的目的是在高压政策下,在之后的中美谈判中,博得一个好价钱。”

  中央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财办主任、中美全面经济对线日上午应约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线调查报告,国际贸易规则,不利于中方利益,不利于美方利益,不利于全球利益。中方已经做好准备,有实力捍卫国家利益,希望双方保持,共同努力,中美经贸关系总体稳定的大局。双方同意继续就此保持沟通。

  与特朗普援引“301条款”对中国采取单边贸易救济措施时发布的6页备忘录和长达1215页的“301调查裁决”相比,美国贸易代表此次正式向WTO起诉中国并请求展开磋商的文件,只有不到3页。

  一位参与中美谈判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看完上述文件的直观感觉是,美国的行为双管齐下,在靠单边主义行动施压的同时,并不打算完全放弃多边舞台,“想在曾津津乐道的制高点跌落下来之后,通过在国际组织中中国一些脸面。”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从WTO角度来看,这并非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可能的结果就是中国在法律上更加明确地强制转让,建立相应的救济机制,“这不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上述参与应对“301调查”的专业人士则称,从该文书看,并没有什么新的特别的内容,“未来一段时间,双方都应该冷静、地回到谈判桌前解决问题。”

  在多位贸易谈判人士看来,寻求WTO的协助,并非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首选。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代,美国选择“两条腿走”,一方面积极利用WTO的有效运行机制;另一方面另起炉灶,打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这类多边区域自贸协定。如今,美国挥舞大棒、完全放弃,使得各方都在努力盘算,要给美方多少“好处”,才能抵消彻底“掀桌”的代价。事实上,特朗普在每个地区,都为对方量身定做了一套单边谈判的筹码,以求获得好处。比如,在汽车领域,美国目前就同时意欲欧盟和中国两个大市场的进口关税。

  与特朗普打了一年交道的贸易谈判主管,已经慢慢体这位商人出身、大喊“美国优先”的总统的出牌套。但具体到此次特朗普率先发起的两场以知识产权为名的行动,仍有些疑惑:除拉一拉中期选举的选票,特朗普到底还要什么?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这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美双方在知识产权领域的第6次交锋,距上一次中美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磋商知识产权纠纷,已过去10年。时过境迁,这一次有些不同。

  上世纪90年代的克林顿时期,中美在知识产权领域发生过4次纠纷。中国加入WTO后的2007年4月10日,美国向WTO提出针对中国的两起:中国追究盗版者刑事责任的门槛过高;中国对外来图书音像产品设置了准入门槛。之后,中美就“中国与知识产权和实施有关的措施”进行磋商并解决了该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院教授金海军作为中国专家之一,亲历了去年10月10日于美国首都举行的美国对华“301调查”公开听证会。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入世之前的几次知识产权交锋与本次不具有可比性,方式、内容、措施都有所不同,关键时间节点是中国入世。

  其次,与2007年的那次相比,主要是美方的内容不同,本次重在与技术相关的方面,而上次主要在于著作权法、假冒商品的海关执法措施、刑事制裁等。“(这)显示随着中国经济技术发展水平的提高,美方的关注重点也在发生变化。”他说。

  正如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所说,“技术是美国经济未来的支柱。”此前,他在听证会时表示,征收关税的商品将包括:航空、铁、新能源汽车和高科技产品。上述参与此案的人士表示,前几轮磋商中,美方提出的几个关切包括:部分进口中国商品让美方损失、贸易顺差太大、商业秘密不力等。

  参与过听证会后,金海军认为,美国本次的调查报告当中,实际上在关于强制技术转让与知识产权方面,推测的成分过多,缺乏扎实的。更不应将中外企业之间的技术转让或者知识产权许可的行为,推定系中国强制所为。

  美国亚太研究院执行院长、大学访问教授孙远钊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从2002年开始,有一个下属的“美中经济暨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就已经开始连续追踪中国在经贸与安全方面的各项发展与问题。在经贸方面一个最重要的参考指标就是中国“入世”的各项承诺进展,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知识产权。截至去年,USCC已经发布了15份报告书,对于中国的各种政策提出了许多关切。这些“关切”也与美国贸易代表的年度报告和每年3月底出台的《国家贸易评估外国贸易障碍》(NationalTradeEstimate-ForeignTradeBarriers)相互呼应,形成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决策基础。所以在这次关于301条款的最终调查报告书里,有许多内容都能在上述历年报告中找到出处。

  上述参与本案人士认为,时代已经发生改变,美方应该尊重市场的作用。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仅从企业案例来看,苹果当年与三星对簿公堂,发起这么多诉讼,领先的苹果得到便宜了吗?恰恰相反,在这个过程中,三星的品牌美誉度、知识产权的运营能力、研发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绝不会坐视权益受到损害,必将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捍卫自身权益。”针对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对华采取措施,中国商务部、第一时间就给出了回应。

  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应约会见美国保尔森基金会、前财长保尔森时指出,中国将毫不地。中国的是自主,不会在别国挥舞“大棒”压力下被动;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中国不愿意打贸易战,贸易战没有赢家。但中国也不怕贸易战。

  对于中美贸易可能发生的风险,刚刚当选人民银行行长的易纲则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表示,一是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发生,另外一个要把中国的事情做好,“目前为止,银行体系、证券化市场、保险市场加上刚才说的数量、价格的调控,完全可以防范和化解风险。”

  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经济峰会的国内多名权威专家表示,美国做法有悖于国际贸易规则,对中国不利、对美方不利、更对全球不利,美方应及时,回归。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当天接受专访时说,美方针对中国的“301调查”依据的是美国国内法,以国内法处置国际贸易摩擦本身就有悖于国际规则。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认为,美国曾是国际贸易规则的主要缔造者,而现在的做法却带有明显“者”性质。毫无疑问,美国举动会损害中方利益,也会损害美国自身利益,更重要的是损害全球价值链。

  事实上,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针对中国贸易的备忘录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的一句话引起广泛关注:“我认为,我们最终会通过谈判而不是贸易战来解决。”在罗斯看来,600亿美元的数字只是中美两国经济的“零头”,特朗普向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决定并不会引发中美贸易战,各方会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客座授课专家、国际贸易圈资深律师史蒂芬克莱斯考夫(StephenCreskoff)对第一财经记者强调,这只是特朗普的对抗性谈判手段而已,他的目标是减少中美贸易顺差,并且让他的制造业基石更牢固,“我预计,在谈判之后,这次征收的关税会被改动或减少,等等看吧。”

  孙远钊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在清单出台后依法还须经过30天的公告与咨询期才能正式生效。这就表示美方事实上已经单方设下了一个45天的谈判时间。目前的态势很像是1994~1995年的历史在重演。所以严格来说,这场贸易战是不是线天。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