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河北要闻 >

海山胸臆 青松襟怀------访河北原省委叶连松

2019-04-15 18:04 来源:未知

  叶连松,生于1935年3月,山东莱阳人。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留校任教14年,后任石家庄柴油机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历任石家庄市政府副市长,河北省委、常务副省长、党组,省委、省政府省长、党组,省委、省军区党委等职。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代表,十三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四届、十五届中央委员,八届、九届全国代表,九届、十届全国政协。2010年10月退休。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河北工业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大连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大连理工大学北京研究院特聘专家。

  对人生 他有着更广阔的追求明代文学家袁宏道说过一句话:“人生不得行胸臆,纵年百岁犹为夭。”说出了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生命的长度,但生命的密度却比生命的长度更值得追求。只要对人生充满希望,对社会和他人满怀责任,在追求和奋斗中去实现人生的理想,就是把生命个体的水珠汇入了生命群体的大海,实现了生命的永恒。 在见到年已八旬的河北省委原叶连松时,我们对这种积极的人生态度有了更直接的理解。 他思维敏捷。第一次认识记者,看一眼来访名单,便清楚记住了每个人的名字,接下来就开口直呼其名,让你感到亲切。在受访之中,一连串的数据、词汇、概念,老随手拈来,出口若流,绝不莫棱两可。而讲到关键处,他往往会向年轻的记者出“难题”——让你回答时常挂在嘴边的热词,如“中国梦”的含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准确表述等等。难住记者的“难题”,他可以一字不差地“背”给你,着实令人惊羡不已。 他满怀热情。登门采访,变成了一次茶话漫谈。坐在他平常吃饭的餐桌上,顿时没有了严肃、正规之类的约束。蔼蔼长者,殷殷前辈。他不断地嘱咐添茶续水,亲自把带皮的水果剥开递到记者手里。采访将毕,忽有电话请老外出就餐,但他不加思索地一口回绝,因为他已早做了准备,要请记者在家里吃顿便饭。这又让我们大感意外。 他健康豁达。采访结束告别之时的握手,让第一次与他见面的人记忆不忘。他牢牢地握住你的手,然后开始用力——你尽可以用“手如铁钳”、“力达千钧”一类的词语去形容,总之一句话,他必须让你疼到笑泪求饶仍不松手,那种“健康”的概念,就变作一种实实在在的印记了。 袁宏道当年4岁能作对联,10岁中秀才,21岁做举人,25岁考中进士,27岁出任江苏吴县知县。然而他到任不到两年,便一连写下7份辞职书,在朝廷还未同意下,扔下乌纱帽扬长离去。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应在更广阔的领域,而不为一顶官帽束缚了自己。尽管以后他还在其兄的推荐下两次到中央政府作官,也是时日不久,辞职而去。袁宏道一生在文学造诣方面达到了超越前人的高度,他反对“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风气,提出“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的性灵说,在文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曾经的省委,叶连松对人生更广阔的追求又是什么呢?他的心底深处 深深地埋藏着一个梦 那就是知识救国 经济兴国 科技强国的梦2000年6月30日,是叶连松正式河北省委领导岗位的日子。 此前三个月,他年满65岁,按照中央的规定,已到省委离职的年龄。然而中央并没有让他退下来的意思。叶连松开始找中央局,最多的找过三四次,表示自己遵守中央规定、要求退出领导岗位。有人奇怪了,像他这样主动坚决要求离岗退职的并不多。但他很淡定:既然该退了,就痛痛快快按时退下来,为年轻的同志让位。还有人问他,你是不是想趁身体好,回到大学当教授?他回答:退下来以后再说!表示最大的愿望是“裸退”,不再到全国或全国政协任职。但最终中央仍安排他进入全国政协,担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继续发挥他在经济方面的才能和余热,一直到年满75周岁才彻底退休。这时的退休,恰恰是另一个开始,从此他迈入自己最喜爱追寻的领地。1960年,叶连松以优异成绩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先后讲授“液体火箭发动机原理”、“液体火箭发动机涡轮泵”、“舰船制冷装置与空气调节”,并任教研室党支部。 前身南洋公学创建于1896年,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高等学府之一。一百多年来,该校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了几十万各类优秀人才,包括杰出的家、科学家、社会活动家、实业家、工程技术专家和医学专家,如、钱学森、邹韬奋黄炎培、蔡锷、陈竺等等。叶连松学习船舶动力机械系船舶内燃机及动力装置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14年。他的钻研精神和学术能力人所共知,但与爱人长期分居,生活不便,于是申请从调到石家庄柴油机厂,任副厂长兼总工程师。时为1973年。 1978年12月18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全党工作着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代化建设上来。为适应现代化建设的需要,中央适时提出选拔干部要按照化、知识化、年轻化、专业化即选拔干部的“四化”方针,坚持德才兼备标准。叶连松长期担任教学和总工程师等技术工作,从未想过进入政界,更未想过1980年时他会当上石家庄市副市长。市委贾然找他谈话,他毫无思想准备。“那时选拔干部完全是组织安排,别人都不知道,本人也不知道,我们那批上来的,不光我,其他同志也是这样。”叶连松说。 从副市长,到副省长、省长、省委,叶连松走过了整整20多年的从政岁月,对河北经济建设、社会发展、改善民生倾注了全部的精力。也许是出于专业的习惯,也许是建国之初形成的爱国知识分子情怀,在他的心底深处,一直深深地埋藏着一个梦,那就是“知识救国、经济兴国、科技强国的梦”。他有一种萦萦不忘的母校情怀,时常牢记他所就读过的毕业生积极参与创造了中国近现代发展史上的诸多“第一”:中国最早的内燃机、最早的电机、最早的中文打字机。新中国第一艘万吨轮、第一艘核潜艇、第一艘气垫船、第一艘水翼艇、自主设计的第一代战斗机、第一枚运载火箭、第一颗人造卫星、第一例心脏二尖瓣分离术、第一例成功移植同种原位肝手术等等,无不凝聚着交大师生和校友的心血智慧。“求实学,务实业”的宗旨,成为人们的重要目标,激励他精勤进取,笃行不倦。这就是退休之后比磁铁更能吸引他的动力。

  离开省委岗位后的10年 他终于“释放”了 指导研究生 著写论文 笔耕不止 讲学不断 著述不停 10年出版了11部专著退休10余年来,叶连松担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导,河北工业大学兼职教授、博导,共指导过9名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著写论文,获得较高评价。并开始收获在经济研究和社会调查方面的成果。从2003年到2014年,他以平均一年多出一部书的速度,连续出版了11部经济社会研究专著,总字数超过550万字。《中国特色城镇化》是叶连松于2003年出版的一本专著。他把目光瞄准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城镇化发展的道路。在书中,他论述了城镇化基本理论和城镇的设置标准,指出了世界城市化一般规律、世界城市化发展趋势及对中国城镇化发展的启示,分析了影响中国城镇化道路的选择因素和中国城镇化特色等。全国政协陈锦华为本书出版作序,给予高度评价。 《中国特色工业化》是叶连松、董云鹏、罗勇于2005年出版的著作,全国政协、中国工程院院长教授为本书作序,指出本书阐述了世界工业化与经济增长的一般理论,中国工业化与能源工业发展,从理论上理清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基本内涵,探讨了制造业发展是工业化的主体与核心,重点阐述了如何培育和提升中国制造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新型工业化与能源工业发展》是叶连松与夫人靳新彬于2009年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到2011年第3次印刷的专著。国家原能源部部长、老专家黄毅诚为本书作序。本书将目光对准能源这一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结合中国国情特征,提出必须坚持能源结构多元化,发电方式多样化,优化发展不可再生能源,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建设步伐,构筑稳定、经济、清洁、安全的能源供应体系,以优化能源结构,提高能源效率,改善生态环境,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在书中,他强烈期待伟大的祖国向着富强、、文明、和谐的目标奋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新型工业化与制造业发展》是叶连松于2009年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到2011年第3次印刷的一本专著。全国政协、中国工程院院长、工程院院士教授在百忙中审阅书稿,并欣然为本书出版作序,高度概括了本书的主要特点,体现了对作者的热情指导、鼓舞和鞭策。指出本书用较长篇幅探讨了制造业发展是工业化的主体与核心;实事求是地分析了中国制造业发展现状;阐述了中国制造业发展道路的选择应遵循的原则;将中国制造业放到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分工的战略高度,提出中国有希望由制造业大国发展成“全球制造业中心”;重点阐述了大力振兴装备制造业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挺进;阐述了培育和提升中国制造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阐述了在工业化进程中,伴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演变和升级,制造业在世界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与发展趋势,全面分析了制造业在中国新型工业化、现代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全书向读者展现了一个较系统完整的研究我国新型工业化与制造业发展的框架结构,内容深入浅出,结构严谨,层次清晰,是一本知识性、指导性、可操作性较强的力作。 《新型工业化与城镇化》是叶连松与夫人靳新彬于2009年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到2011年第3次印刷的专著。全国政协、中国工程院院长、工程院院士教授为本书出版作序。序中说,叶连松同志是我多年来熟识的好友,在历任20多年的从政生涯后,重新致力于教学和编著工作。徐教授指出,工业化、城镇化是一对孪生姊妹。走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道路的伟大实践,遇到的许多问题都是理论工作者需要回答、实践工作者必须掌握的问题。在序言中,高度评价并概述了本书的主要特点,再次体现了对作者的热情指导、鼓舞和鞭策。 上述《新型工业化与能源工业发展》、《新型工业化制造业发展》、《新型工业化与城镇化》等三部著作荣获了第十二届河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特别荣誉奖。这个奖项的得来,还有一段小故事。本来评委会一些成员想把一等奖发给叶连松,他说,我已退休,我不占这个名额,不能影响别人获得一等奖,应该把它发给一线卓有成就的同志。所以有了这个“特别荣誉奖”。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与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是叶连松于2011年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著作。中国工程院院士、冶金工程学家、原冶金工业部副部长、总工程师、钢铁研究总院院长、中国工程院化工、冶金、材料工程学部主任、工程管理学部主任殷瑞钰百忙中审阅书稿并为本书作序。指出本书就发展先进制造业特别是技术装备制造业,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绿色经济、循环经济、低碳经济,应对世界金融危机和全球气候变化等方面进行了探索,是一部研究如何推进科学发展路径的力作。 《论实体经济发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向世界经济强国挺进》是叶连松与二子叶旭廷于2014年3月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著作,因畅销时隔3个月第二次再版印刷。中国工程院院士殷瑞钰为本书出版作序。序言说,在本书的最后,叶连松同志就关系国计民生的教育和人才问题作了重点论述,认为向世界经济强国挺进,教育是立国之本,人力资源是第一资源,是决定性推动力量。说,叶连松同志在本书的真知灼见,来自他长期以来对国内外经济发展趋势的研究和对经济理论与实践等重大问题的深入探索;来自他对祖国繁荣富强的殷切期望和跨入世界经济强国行列的美好夙愿;来自他远瞩的历史眼光和对祖国无比热爱的赤子之心;来自他的学者风格和以天下为己任的高度责任感。 《再论新型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是叶连松与夫人靳新彬、长子叶秀庭于2014年3月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著作,也因畅销时隔3个月,第二次再版印刷。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常务副院长、国家原邮电部副部长朱高峰欣然为本书作序,深刻阐述了在我国新的历史发展阶段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大意义,对如何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阐述了自己的见解和观点,对本书内容作了全面而深刻的评述,并给予高度评价。 一部又一部著述相继出版后,得到一些知名专家、学者和党政领导、政府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和工厂企业的经营管理者、工程技术人员的好评。有的几次再版,有的被大学图书馆永久收藏、特色收藏。 近些年来,叶连松应邀到上海交通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北京交通大学、交通大学研究生院、河北工业大学、燕山大学、河北经贸大学、贵州财经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学院、河北科技师范学院、河北省工业和信息产业厅、河北省委党校、河北行政学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54研究所、山东华宇职业技术学院、河北建设投资集团公司、河北省投资协会、中国生产力学会、北京低碳经济国际联盟、河北省社会精英联合会、河北省老年产业协会、河北省企业风险防范论坛、中国德州亚太集团公司等部门、单位进行演讲。这些演讲,力求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促进经济结构调整优化。 从70岁到80岁的10年,是叶连松笔耕不止、讲学不断、著述不停的10年。当省长、的时候,一些知名大学聘请他当教授、博士生导师,有的慕名而来,登门邀请,但他在省委、省政府任职,工作繁忙,无暇多顾,均被婉拒。离开省委岗位后的10多年,他终于“释放”了,精力和成果如火山喷发,仍充满活力。550万字 他是用笔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的 手上磨出了茧子 他依然在工作着 累着 忙着 痛快着离职头三年,叶连松坚持不到省内各市县去,为的是不要给现任领导添麻烦,给他们创造宽松的环境,充分发挥河北省各级领导的积极性。在关注河北的同时,他把目光扩大到全国的经济发展,负起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责任,迈开脚步到全国调研,并参与重大决策讨论研究,及时给中央提出建议。那几年,他参与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中部崛起”战略的调查研究。参与了长江经济带五省市发展战略研究,参与了京津冀发展战略研究。 有了资料,有了数据,有了计算机一样的脑子,这些书的写作就顺理成章吗?记者向叶老提问:这550万字,你是怎样写出来的?他伸出了手。有力的手上,已经磨出了茧子。 他是用笔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的,然后才让人打成电子文稿。“我不用电脑打字”,老诚恳地说,“用笔写出的稿子,经反复修改,堆积成垛。开始出书以后,就把那些稿子烧掉了。后来有人说,不能烧,这是宝贵的手稿,以后就留下不烧了。”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叶家却灯火辉煌。他习惯在灯下写作,经常凌晨2点睡觉,6:30准时起床。每天中午睡1个小时,所以他不轻易去外面吃饭。一天只睡5个多小时,一生如此。家里人受他的影响,都养成了“开夜车”的习惯,所以电费总是比别人家用得多。年轻的时候,叶连松经常熬通宵。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刚毕业不久,从事液体火箭发动机教学,并与复旦大学、南京航空学院、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等接受国家任务,共同研究地对空导弹打美国U2型高空侦察机时,他从书店买了两本俄文《液体火箭发动机原理》上下册,在灯下翻译成中文,整理成讲稿,再教给学生。他称自己是“现炒现卖”,既讲课,又搞科研,又做试验。在省委省政府工作多年,他坚持当天事当天的文件,当天处理完毕,决不拖到第二天。有时开一天会,下班时秘书抱来一堆文件,他在灯下批阅完,第二天上班时又交给秘书登记转发。谈到这里时他笑了:“我一生是苦累的命!”正是这种苦累,换来了工作、学习和研究的成果。

  增添了他的“苦累”,还有退休后他受聘担任的各种社团职务。他是河北省投资协会会长,河北省社会精英联合会名誉会长,中国生产力学会顾问,河北省老年产业协会名誉会长,风险防范学会名誉会长,等等。所有这些社会活动,他的任职,分文不拿。有了他,群情兴奋,他清晰的思维,精确的数字,严密的论证,使人折服。他经常应邀讲课、做报告,一讲就是半天,上午8点半到12点,中间不休息,只有在大学做报告,最后留半小时提问作答,但听者兴趣盎然。他就是这样一位退休的省委,依然工作着,累着,忙着,痛快着。充满党性光辉的生活 必然是充满健康和欢乐的生活 对老年的经验是“三不” 对青年的要求是鞭策 对梦想的追求是动力一位党人的品格,是与其党性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位离退休干部的人格,是与其党性不可分离的。正因为如此,一位为党和人民奋斗大半生而退出工作岗位的老干部,与其追求健康,追求长寿,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不如追求此生不曾偏离的纯粹的党性。偏离了党性的生活是黯淡的,而充满党性光辉的生活,必然是充满健康和欢乐的。在叶老的身上,记者依稀感觉到了这一点。 他依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低调做人,勤奋做事,不贪,不腐,不占别人便宜。他在北京手术住院时,很多人去看望,他严格告诫:任何人不准送钱,不准送贵重物品。有的人,当面拒绝带回了,有的人,不管怎么说,临走时往枕头下面塞一个信袋——当然,里面是钱。对这种事情,叶连松有他的处理办法。过后,他派秘书专程回石家庄,凡留下钱的,一一奉还。几任秘书,都替他“专办”过这种事情。 有一次,叶连松开会回来,一进办公室,发现桌旁有一瓶“路易十三”酒,他立马问:谁收的?一位秘书说:我收的。“你收的你退回去!不准过夜!”秘书立即送回。在叶连松面前,这样的事,没有一丝一毫商量余地。 叶连松有四个子女,几个儿女结婚时从没有请过一次客,对外严格保密,连一个院、一栋楼的邻居也不知道。每次都是双方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唯一的“外人”是秘书,因为这样的事瞒不过秘书。让秘书参加也有一个好处,有的秘书下厨房帮忙做菜。几个孩子说,10几年前,中央没有“八项规定”以前,咱家早已经按规定做了。有一次,叶连松冲着服务员阿姨发了火,原来阿姨非要给结婚的孩子送礼。叶连松不收,阿姨挺倔,说:那我家孩子结婚时,你怎么送了礼呢?叶连松说,这不一样,我是只出不进。两个人闹僵了,叶连松竟说:我要是收了你的礼,我就不姓叶!阿姨以敬佩的心情只好收起。 在金钱上,叶连松守住了底线。他说:人生赤条条来,走的时候只能赚一身衣服,赚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就行了!贪,这个门一点缝都不能开。一个人贪,不仅自己遭殃,全家都遭殃。所以,要有爱国情怀,要有理想信念,要有党性保障。习总到河北来时召开座谈会,叶连松就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发言,叶连松说根据我们党现实存在的问题,开展这项活动十分必要。习总点头称是。 叶连松遵循对老年的“三不”经验:不烦恼,不服老,不歇脑。而对青年人,叶连松则用完整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要求鞭策:对国家——富强、、文明、和谐;对社会——自由、平等、公正、法制;对个人——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记者问:这么多年,促使你一直这样做的动力是什么? 叶老答:希望国强民富。具体说,可概括为6句线个字,即:经济繁荣发展,社会文明进步,文化引领风尚,环境和谐宜居,国家主权完整,人民富裕幸福。我有这么多的希望,它就是推动我前进的动力! 说到这里,叶连松放声而歌。三八国际妇女节之歌,五一国际劳动节之歌,五四青年节之歌,从他宽厚的歌喉里流淌出来。他仿佛又回到了昂扬的青年时代—— 冰河在春天里解冻,万物在春天里复生,……我们像火把、像、像天空的太阳一样的光明…… 这就是年届八旬的退休老省委叶连松——宽阔似大海,不老如青松! 总策划:李帅驻 本网编辑:陈志远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